《大西洋古抄本》 (CODEX ATLANTICUS)

《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中的原页是此次展览的核心内容。 《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是世界上最大的列奥纳多·达·芬奇手稿和画作集,内容涉及从数学到自然科学、建筑学、技术和音乐的多门学科。 13 张来自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的原页将在本次展览中首次亮相东南亚。  2015 年 2 月,另外 13 张来自《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的原页将取代这 13 张原页,因此参观者将有机会在展览期间欣赏到共计 26 张原页。
 
这些原页不仅是对达·芬奇的创新跨学科法的证明,它们本身也有着一段曲折离奇的经历。 自达·芬奇去世之后,它们经历多次转手,分分合合,被全世界的专家研究,辗转于全球各地。 这些杰作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不仅在数个世纪以来将人们联系在一起,还将继续启发和塑造未来。
 
在《Da Vinci: Shaping the Future》展览中,这些原页将在展览结尾处专门建造的画廊中展出。
  • 原页
《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 《大堡垒研究》(Studies for a Large Fortress)

《大堡垒研究》(Studies for a Large Fortress)

约 1502–03 年 
F.116 正面
列奥纳多·达·芬奇
《大西洋古抄本》 (Codex Atlanticus)
铁笔、黑色铅笔、钢笔和墨水、水彩 
439 x 294 毫米
 
该水彩画作是为了提交委员会进行细致、精确的研究。 达·芬奇采用多个角度来突出堡垒的细节,堡垒带有两个由护城河将其彼此分开的同心壁垒。 两个较小的细节展示了环绕城墙底部的地下通道和用于保卫该建筑的干草堆成的壁垒。 达·芬奇应用于该画作的风格和技术也被他应用到了他的著名作品Map of Imola (1502 年)中——目前是英国皇家藏品系列之一。 

点击此处了解有关达·芬奇的建筑研究的更多信息。 

《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 《Rope-making Device》(制绳设备)

《制绳设备》(Rope-making Device)

约 1514–16 年 
F.12 正面  
列奥纳多·达·芬奇
《大西洋古抄本》 (Codex Atlanticus)
笔墨画,采用水彩进行最后润色,亮点是白铅 
169 x 372 毫米  
     
达·芬奇完成这幅画作时正居住在梵蒂冈,当时获得了 Giuliano de’ Medici 的赞助。 该画非常精致,仿佛是为展出而作。 它展示了一台机器将三股不明材料扭成厚实的绳索或线缆的场景。 达·芬奇当时可能是为了梵蒂冈城的圣彼得大教堂的建设项目而完成此画。 也有学者认为,这种制绳设备可能是为了蓬蒂内沼泽排放项目而生产。 达·芬奇当时受雇于美第奇家族,积极参与了该项目,并设计了一个用于调节该地区洪水的系统。 

点击此处了解有关达·芬奇的技术研究的信息。 

《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 《巨型石弓》(Giant Crossbow)

《巨型石弓》(Giant Crossbow)

约 1485–92 年 
F.149 正面 
列奥纳多·达·芬奇
《大西洋古抄本》 (Codex Atlanticus)
金属铁笔雕刻、黑色粉笔摹写、笔墨及水洗
413 x 277 毫米   
     
达·芬奇将这副巨型石弓对开画设计成了一个巨大而有震慑力的武器。 该对开画中的技术性说明细节使其成为《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中最引人注目和著名的作品之一。 达·芬奇在其中加入了机器各组件的精确测量数据,并且在机器上方加入了一张标有比例的图片。 如需使用该武器,则士兵需要旋转曲轴以拉回弓箭,并装载火炮,然后用木槌敲出定位销并开火。 达·芬奇的石弓对开画中所提供的巨量细节是他使用他的艺术技巧来说明复杂技术问题的一个示例。 

点击此处了解有关达·芬奇的技术研究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