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 WY-TO《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2014 年 WY-TO《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SHAPING THE FUTURE》

《Da Vinci: Shaping the Future》通过一种大胆的现代化方法来展现列奥纳多·达·芬奇的绝世天才。 这一精心打造的展览将为参观者充分展示达·芬奇作为发明家、艺术家、科学家、工程师和建筑师所创作出的作品至今仍能引起的共鸣。
 
除了展示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中的原创杰作及来自其学派的多幅画作以外,展览还包含关于其发明创造的互动展览、技术、影片和模型。 展出的关键组成部分是由五位国际和当地艺术家创作的五个现代艺术装置,其中包括专为此次展览委托创作的三件新作。  这些艺术装置从达·芬奇在数学、自然科学、技术、建筑学和音乐领域的作品中汲取灵感,表达出对达·芬奇理念和进程理解的全新见解,充分展现出其至今仍能取得惊人共鸣的伟大思想。
 
这些现代艺术装置的创作人员为:
 
- WY-TO (新加坡)- 与达·芬奇在数学领域的成就相呼应
- Luke Jerram (英国)- 与达·芬奇在自然科学领域的成就相呼应
- Donna Ong (新加坡)- 与达·芬奇在建筑学领域的成就相呼应
- Semiconductor(英国)- 与达·芬奇在技术领域的成就相呼应
- Conrad Shawcross (英国)- 与达·芬奇在音乐领域的成就相呼应
  • 艺术家
  • 现代艺术图片画廊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WY-TO,2014 年

WY-TO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2014 年

这一由建筑设计公司 WY-TO 创作的装置展现的是分形。 该作品专为此次展览委托创作,并在数学领域展区展示以反映达·芬奇在这个领域的成就。

分形是一种自然现象或是一个数学集合,其所展示的是一种显示在每一个标度上的重复图形。 分形普遍存在于自然界中,也很容易通过人为方式创造,因而模糊了自然和人为之间的界限。 该装置展示的是一种算术生成的有机分形。 重复的三角元素看似随机排列,但从正面看来,这些三角却聚合成一个复杂精细且看似永无止境的图形。

列奥纳多·达·芬奇的许多设计灵感均来自于利用数学原理对自然的观察和重塑。 这种关联在他的拓朴学研究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他认为,通过提取所有事物的内在顺序,就能够使自然与人为相融合。 同样地,《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可以视为达·芬奇对数学与人造材料研究的直接成就。

WY-TO 是一家位于新加坡和巴黎的建筑设计公司,由联合创始人 Yann Follain 和 Pauline Gaudry 共同创建。 WY-TO 的使命是将功能与梦想加以结合,为日常生活打造文化、住宅、商业和都市等舒适空间,除此之外还可为展览和艺术装置打造独特空间。 Yann Follain 是国家设计中心新加坡收藏展的策展人,他和 Gallagher&Associates 负责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的永久收藏的展览设计。 他曾担任 2013 年艺术登陆新加坡博览会的建筑中级合作伙伴,也是 2010 年和 2011 年新加坡建筑节的展览艺术总监。 他是新加坡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室内建筑专业的辅导老师。


《Glass Microbiology》,Luke Jerram,2014 年

Luke Jerram

《Glass Microbiology》,2014 年

艺术家 Luke Jerram 的《Glass Microbiology》由一系列代表病毒和原生动物的玻璃雕塑构成。 该装置在自然科学展区展示以反映达·芬奇在这个领域的思想成就。

在艺术作品的设计过程中,作者先是对病毒与原生动物的科学图表进行研究,然后将这些图表与通过电子显微镜拍摄到的影像加以结合。 实际上,作品所展现的是微生物的三维图,与达·芬奇的图解图纸相差无几。 它们的精确度已经达到了科学认知和玻璃吹制技术限制范围内的极限。 与达·芬奇在《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中所绘制的图解图纸相类似,这些玻璃雕塑旨在揭示自然现象隐藏结构的属性。

Luke Jerram 是一位跨学科研究实践的艺术家,其作品涉及雕塑、装置和表演创作等多个领域。 虽然生活在英国,但 Jerram 的足迹遍布全球各地,并常常以科学现象作为其艺术作品的主题。 他的著名作品包括《Tide》、《Sky Orchestra》、《Aeolus》和《Play Me I'm Yours》。 他的作品不仅曾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美国)、东京现代艺术博物馆(日本)、贝克斯希尔德拉沃尔美术馆、伦敦现代艺术协会、利物浦艺术和创新技术基金会 (FACT)(英国)等主要国际艺术场馆展出,还曾在《Nature》、《 Science》、《The Lancet》等科学杂志上发表,这一点可谓绝无仅有。 他的艺术作品有力地证明了艺术家也能够通过富有诗意的方式来对科学加以诠释。  《Da Vinci: Shaping the Future》是其作品在新加坡的首次展出。


《The Forest Speaks Back II》,Donna Ong,2014 年

Donna Ong

《The Forest Speaks Back II》, 2014 年

新加坡艺术家 Donna Ong 受托为展览的建筑学展区打造一个全新装置。 他的新作不仅直接与列奥纳多·达·芬奇独特的建筑研究方法相呼应,同时也对新加坡独有的城市规划方法加以评论。

不同于其同辈人所采用的理论和神学方法,达·芬奇在研究建筑学时采用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务实方法。 他所设计的惊人结构形态常常是他运用自己的知识才智为结构性问题寻找解决方案的结果。 达·芬奇在自然与建筑学之间建立起新的联系,并在这两个学科之间大量相互借鉴彼此的观察结果和知识,井然有序地描绘和设计他的建筑与城市。  在《The Forest Speaks Back II》中,Ong 采用了类型的方法。 自然,尤其是热带森林,经常被用作设计建筑结构的灵感。 装置的雕塑形式形象地展现出新加坡所采用的务实方法,通过对热带植物、摩天大厦和都市设计的仔细考量和谨慎运用定义和构造出自己的民族特性。 

Donna Ong 是来自新加坡的装置艺术家,凭借其用现成物品打造的引人入胜、发人深思的环境而闻名。 她的作品不仅在当地展出,还曾参加过雅加达双年展(印度尼西亚)、关渡双年展(台湾)、莫斯科双年展(俄罗斯)、首届新加坡双年展等国际展览。 她的装置曾在全球多个知名博物馆和机构展出,例如新加坡艺术博物馆、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大原美术馆(日本)、诺丁汉大学 Djanogly 美术馆(英格兰)。  此外,她的作品还被 Deutsche Bank Collection 和 Tiroche DeLeon Art Collection 等多个国际收藏机构收藏。


《Catching the Light》,Semiconductor,2014 年

半导体

《Catching the Light》, 2014 年

《Catching the Light》是 Semiconductor 艺术家 duo 受托专为展览的技术领域展区创作的一个移动图片装置。

该装置是利用太空望远镜所收集的视觉资料创作而成。 六米宽的投影由成千上万巧妙组合成夜空延时序列的图像所组成。  Semiconductor 将这些空间图像拼贴在一起,打乱了它们原有的空间关系,并创造出新的模式。 事实上,这些图像重新绘制了天空图。  Semiconductor 运用最前沿的望远镜技术,并在科学家们首次观察到现象的知识极限范围内实施创作。 他们对技术是如何从根本上扩展我们的观察和理解能力展开不懈探索,而这种探索不仅反映出列奥纳多·达·芬奇对于观察的热情,还反映出了他的技术方法。

Semiconductor 由英国艺术家 duo Ruth Jarman 和 Joe Gerhardt 组成。 他们不断探索世界的物质本质、我们体验世界的方式以及我们尝试了解世界的方式,并质疑着我们在物质宇宙中所处的位置。 这种独特的研究方法为他们赢得了多个重要科研地点的奖学金和驻地研究机会,例如美国宇航局 (NASA) 的太空科学实验站、加拉巴哥群岛和史密森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 他们的作品曾在全球各地展出,其中包括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意大利)、皇家学会、当代艺术学会 (ICA)、艺术和创新技术基金会 (FACT)(英国)、探索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美国)、the House of Electronic Arts(瑞士)。


《Projections of the Perfect Third》,Conrad Shawcross,混合媒体,2011 年

Conrad Shawcross

Projections of the Perfect Third, 2011 年

艺术家 Conrad Shawcross 创作的这项装置是音乐展区的一部分,反映出达·芬奇在音乐和声音领域的研究方法。  《Projections of the Perfect Third》是一组对和弦加以形象展示的系列作品。 作品共有三件,分别是名为《Limit of Everything (5:4)》的动力学光、名为《Harmonic Manifold 1》的雕塑和名为《Perfect Third (5:4)》1-5的一组图纸。  所有作品均围绕和弦中的一种特殊类型——"纯三度"——来创作, 其灵感则来自于谐波记录器——一种绘制音乐的机器。 图纸由 Shawcross 版本的仿谐波记录器所产生,青铜雕塑是金属铸成的实物版和弦;动力学光雕塑则在每次旋转时汇聚三束光线,用诗情画意的方式来展现"纯三度"弦。

该装置形象地模仿出了达·芬奇对于和弦,尤其是‘完美’音乐比率的痴迷。 同 Shawcross 一样,达·芬奇也对声音的物质表现很感兴趣,这一点能从他自己的乐器设计中看出来。

Conrad Shawcross 是来自伦敦的艺术家,通常以几何学与哲学学、物理学和形而上学等学科交界范围内的主题为探索对象。 不同的技术和自然力为他的创作形式提供灵感,但他神秘的机器和结构仍然如迷一般,充满悖论和惊奇。 有些让人感到荒诞而忧郁,而有些则令人感觉庄严而肃穆。  他的作品曾在多家国际大型机构展出,其中包括塔斯马尼亚 MONA 艺术节(澳大利亚);巴黎大皇宫和东京宫(法国);伦敦的国家美术馆、海沃德美术馆和科学博物馆(英国)。

WY-TO《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画廊图片
2014 年 Luke Jerram《Glass Microbiology》画廊图片
2014 年 Donna Ong《The Forest Speaks Back II》,2014 年画廊图片
2014 年 Semiconductor《Catching the Light》,2014 年画廊图片
2011 年 Conrad Shawcross《Projections of the Perfect Third》画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