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

在《Da Vinci: Shaping the Future》展览中,建筑学是第三个部分,并通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原页复本、互动展览、影片、模型和趣味教育展示等环节加以探索研究。  
 
达·芬奇在世时就已经凭借高超的绘画技艺和建筑能力而闻名于世。 展出的《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原页摹本描绘了达·芬奇对城市、教堂和军事防御工事重组方面的激进设计。 他的设计兼顾美感与功能、形式与内容,并将建筑结构视为有生命的生物体。
 
在他的建筑研究中,达·芬奇对自然和人为现象之间的交集特别感兴趣。 因此,他的建筑设计有着极为突出的原创性。 他对古典形式所表现出的不屑一顾对于他的所处年代而言非常罕见。  达·芬奇的创新方法和原创设计为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学和城市规划做出了重大贡献。
 
达·芬奇在建筑学领域的成就在新加坡艺术家 Donna Ong 所设计的装置中得到充分反映,该装置旨在对我们当代的理想城市概念进行探索。
  • 建筑
  • 建筑图片画廊
  • 视频
拱廊图纸 约 1516 F.505 左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城市规划

达·芬奇对人造建筑物的见解根植于他对自然世界的理解,特别是对人体解剖学的理解。 他认为建筑物及其在城市中的地位就如人的机体器官一样,具有人文特性。 城市就如人的身体一样是一个复杂的动态系统:只有在所有组成部分健康时才能高效运转。 

1484-85 年间,米兰爆发了一场瘟疫,引发大规模感染和死亡。人们开始关注中世纪城市布局带来的局限性。 达·芬奇当时为卢多维科•斯福尔扎(绰号“摩尔人”)工作,专门负责解决城市问题。 “摩尔人”要求达·芬奇研究新型建筑格局和城市规划,改善城市中的卫生状况。达·芬奇首先仔细研究地理地形。 然后认真思考城市规划布局,利用城市周边的地形状况增加城市的功能性。 本次展出的摹本展示了达·芬奇的“理想之城”设计。

方形堡垒研究 1507 F.117 右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军事防御工程

达·芬奇将艺术、科学和技术融合一体,开创了军事防御工程的创新设计。 他全情贯注地了解人造建筑和自然现象的规则,创建既可以承受战争机械攻击又可以抵御洪水和狂风等自然灾害的建筑设计。 他探索了各种非传统式堡垒外形,例如圆形堡垒,所采用的城墙厚度和高度也体现了当时的技术巅峰。 

在他的所有建筑设计中,他将堡垒看成一个可攻可守、带有可缓解投射物穿透力斜坡的有机体。 虽然达·芬奇的创新实验设计在他的时代追随者寥寥无几,但深深影响了 16 世纪的防御工程设计。  

米兰大教堂穹顶塔楼(Tiburio) 约 1487—90  F.850 右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神圣空间

文艺复兴建筑师的教堂建筑设计展示了他们的人文主义观点和对自然的深深敬意。 他们推崇集中式教堂。 他们推崇集中式教堂。 由于圆形展示了自然中最美的形态,因此他们认为圆形是最美的对称图形。 文艺复兴建筑师,包括达·芬奇,都认为教堂应该美观、实用。  

达·芬奇进行了大量集中式教堂研究,在此之中,他利用了几何学和“圆求方问题”的原理打造精心设计,体现了他在教堂设计中对美学的融会贯通。 但是,达·芬奇在设计中也从未忽视实用性功能。 通过观察现有建筑的问题,他提出了许多原创解决方案。 他的教堂设计也与他的其他研究一样,从不孤立地看待问题。 他仔细考虑每座建筑的文化和历史内涵,关注各个组成部分之间的相互关系,是当时一种重要的理解方式。 
拱廊图纸 约 1516 F.505 左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城镇规划建议 约 1493—97 F.184 右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方形堡垒研究 1507 F.117 右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圆形堡垒大十字路口规划 约 1502—03 F.132 右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米兰大教堂穹顶塔楼(Tiburio) 约 1487—90  F.850 右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集中式教堂研究 约 1508 F.104 右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