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在《Da Vinci: Shaping the Future》展览中,音乐部分通过专门为此次展览委托打造的达·芬奇乐器模型、《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原页摹本、互动展览和实践教育展示等环节加以探索研究。 
 
当列奥纳多·达·芬奇于 1482 年抵达米兰时,他既不是以画家也不是科学家,而是以一名音乐家的身份出现。 在展览的第五个主题章——音乐画廊中就展示了达·芬奇对于声音原理以及其在乐器上运用的研究。 尽管人们在文艺复兴时期更注重音乐的精神作用与影响,达·芬奇却对它的有形部分更感兴趣。 在他的理论绘画和乐器设计中,他用一种简单易懂的方式对音乐进行了视觉化的表现。
 
他在音乐方面的成就将通过当代艺术家 Conrad Shawcross 的现代艺术作品加以展现,后者使用三种不同的媒介来直观地呈现一种被称作“纯三度弦”的音乐现象。
  • 音乐
  • 音乐图片画廊
  • 视频
回音的描述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约 1507 F.211 反面

自然之声

达·芬奇具有天才头脑的典型例子就是他通过对其他现象的类比研究声音的属性,比如打击乐、冲力和反射。 通过比较声音如何在不同介质下传递,他能够重新定义并扩展对声学的理解。

如古罗马哲学家 Vitruvius 和 Boethius 一样,达·芬奇也宣称声音是通过空气传递。 根据他的军事武器抛物运动研究和声波回声与反射光学研究,他通过语言描述声音传递。 达·芬奇研究了自然界声音在不同的建筑实体中的传递,当然也包括不同介质,如水。 他对声音的各方面具有浓烈的兴趣,从它的来源到它的音质、随着时间和空间慢慢消散以及通过耳朵的感知。

尽管达·芬奇在声音领域没有研究出新的规律,但是他从各学科角度出发通过研究它们进一步证实了存在的规律。 他是首位认可反射定律广泛普遍性并将之运用于声学领域的学者。 达·芬奇认为,自然界的方方面面都是相通的,音乐也不例外。

机械鼓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约 1503—05 F.837 正面

乐器

达·芬奇设计的大部分全新乐器纠正了现有不足,而另外一部分则推进了传统乐器设计概念。 他将乐器视为清楚地展现声音的一种方式,也将其设想为产生声音的新方式。 我们可以看见随着达·芬奇自由地跨越于音乐领域边界内外时,他已经解除了对已存在规则的束缚。 

在音乐领域之内,他结合不同乐器的音调和音色,甚至给现有乐器提供多音符性能。  根据解剖学,他将乐器设计与解剖的喉咙对比,最终发现了能够将音高逐渐上升和下降的技巧。 

达·芬奇通过将声音如何随着时间慢慢消退与能量法则对比之后,经常抱怨自然音乐的短暂。 正是这个原因,不断激励着他去创造一种能够持续不断产生声音的机械化乐器,而这种声音的形成则是基于物理学原理。 许多他的乐器设计正是为米兰法院剧院量身打造,因为他曾经是米兰法院剧院的布景设计师和戏剧制作人。 
光学类比、与光有关的声学和声波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约 1467—90 F.347  正面
回音的描述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约 1507 F.211 反面
机械鼓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约 1503—05 F.837 正面
中提琴风琴细节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的 1493—95 F.568  正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