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

在《Da Vinci: Shaping the Future》展览中,技术是第四个部分,并通过多种专门为此次展览委托打造的模型、《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原页复本、互动展览、影片和实践教育展示等环节加以探索研究。 
 
列奥纳多·达·芬奇因其在技术方面的独创性而倍受尊崇,并被公认为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创新者之一。 他认为技术应当高效、可靠并引人入胜。 他将技术视为人文学科的自然延伸。 正如建筑一般,达·芬奇将机器比喻成内脏,负责各个部分的共同运作和优化以提高整体效率。 技术是他生活和专业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为米兰宫廷的一名市政及机械工程师,达·芬奇通过对建筑工地或战场的观察进行了大量的机械工具创造研究。 这些技术和工具研究对现今仍有影响。
 
达·芬奇在技术领域的成就将通过 Semiconductor 创作的移动图片装置加以呈现,它将向我们展示技术是如何帮助我们从根本上扩展自己的观察能力,甚至可将观察范围延伸至地球之外。
  • 技术
  • 技术图片画廊
  • 视频
阿基米德螺旋 约 1480 F.6 右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民用工具

达·芬奇设计的民用工具既美观又实用。 他认真研究现有器械,通过亲身实践了解它们的工作原理,然后提出新的解决方案。 他认为理论和实践是密不可分的。 达·芬奇设计的设备基础元件包括接头、齿轮、滑轮、杠杆和弹簧,在此次展览的摹本中均有涉及。

这些工具反应了达·芬奇对自然之力的深刻理解,展示了他将其用于解决和改善日常生活实践的无尽创意。 在它们的设计过程中,达·芬奇巧妙利用了自身对投射运动、机体机械以及数学比例的知识。

旋转刀 约 1478—80 F.89 右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军事艺术

文艺复兴期间,意大利诸多城邦争权夺势,战争硝烟四起。 尽管达·芬奇本人认为战争将给人类和自然界带来沉重灾难,是一位反对战争的人道主义者和和平主义者,但是他的赞助人卢多维科•斯福尔扎(绰号“摩尔人”)将 75% 的预算用于战争。 因此,达·芬奇经常被邀请参加军事策略项目并研究军事攻防机械。 

事实上,当达·芬奇致信“摩尔人”寻求赞助时,他亦强调了他在工程和军事艺术上的卓越天赋。 他好像还曾计划出版一部军事著作,图文说明他的军事策略和机械,从而拓展他在军事艺术上的体验。 这种猜测可信度极高,因为当时出版军事著作风靡一时,它可以将达·芬奇的地位从“艺术工程师”上升到“人文科学大师”的崇高地位。 

即便在军事和战争领域进行研究,达·芬奇也不曾放弃自己对美和和谐的追求。 他将自己的军事机械当作有机体,按照完美比例进行设计。
阿基米德螺旋 约 1480 F.6 右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移动桥 约 1487—90 F.855 右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旋转刀 约 1478—80 F.89 右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
石弩 约 1485—92 F.141 右页 列奥纳多·达·芬奇《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