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他人

新兴技术正在改变我们遇到他人的方式:家人、朋友、同事、甚至宠物。与我们在设备上互动的个体是活人、虚拟人,亦或是二者的某种结合? 展览的第二部分探讨了社会关系因技术进步而不断变化的性质。

特色包括:Louis-Philippe Demers、Wagenknecht、Heidi Kumao、Yves Gellie、Cao Fei、S.W.A.M.P、Alexander Prokovich、南洋理工学院互动数码媒体学院、To Be Another Lab 以及来自 South East Asia Hackathon 的一些作品。 
 

《V5 区》,2009 至 2010 年

《V5 区》,2009 至 2010 年
Louis-Philippe Demers

《V5 区》 由新加坡艺术家 Louis-Philippe Demers 创作, 作品呈现了一面装满独立机器眼的墙壁,当有人经过时,这些眼睛的视线也会随之移动。社会化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领域的最新发展表明,眼球运动在建立关键的人机非语言对话方面发挥着突出的作用。此设备吸引很多参观者体验被独立机器眼凝视的神秘感觉。 该作品 是对恐怖谷理论这一 伪科学 假设的回应,该假设试图解释人类开始对机器人感到不自在的原因。 《V5 区》以大脑皮层的第五视觉区命名,该视觉区对人类的运动感知能力具有重要作用。
《育儿助手》

《育儿助手》,第二部分,2012 年
Addie Wagenknecht


《育儿助手》第 2 部分展示的是一只机器人手臂,它可以在婴儿每次啼哭或者睡醒时轻轻地摇晃婴儿摇篮。该作品创作者 Addie Wagenknecht 既是一名艺术家,也是一位母亲。她制作该艺术品的目的是为了在工作和育儿之间寻求平衡。社会期望母亲能够作一名全职的家长。但在某些情况下,女性由于个人选择受到限制、育儿成本过于高昂或者缺乏来自家庭的支持等原因而不得不选择作一名全职母亲。因此,很多女性艺术家在为人母之后便不得不放弃她们毕生所追求的艺术创作事业。

那么能否在不影响婴儿成长的前提下利用机器人设备代替母亲做一些重复性机械动作呢? 人类发明了很多技术来减轻家务负担,例如吸尘器和冰箱等等,但母亲这一角色却仍然被人们视为一项天经地义的职责。如果女性利用机器人辅助她们照顾幼儿,这种行为会被看作是违背常理,并且反映出她们无法在工作与生活之间找到平衡。

《类人机器人》

《类人机器人》, 2007 至 2017 年
Yves Gellie

该系列照片由著名法国艺术家 Yves Gellie 所拍摄,展示了类人机器人在实验室阶段的样子。照片反映出世界上顶尖的研究实验室的真实一面,让人们深入地了解类人机器研究的环境背景和发展状况。Gellie 作品的主题主要包括机器人的诞生、制作地点、外形的改进以及赋予它们生命的一些工具和材料。这些照片体现了世界上不同的研究中心之间所存在的文化差异,不禁引人遐想制作这些机器人的目的及其将在我们的未来日常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
曹斐《谁的乌托邦?》

《谁的乌托邦?》 2006 年
曹斐


曹斐,生于中国广州市,是一名多媒体艺术家。该视频包括三个部分,由曹斐在其担任中国佛山市欧司朗照明有限公司的驻场艺术家的六个月间所拍摄。在此期间,她与工人开展了讨论会,了解他们的梦想和抱负。这些工人年龄较小,大部分都来自中国内陆地区。《谁的乌托邦?》将工人的梦想和抱负与他们的每日工作进行鲜明的对比,反映出部分工人内心的想法。 

《谁的乌托邦?》重点描绘了庞大体系中个体的梦想与愿望,在颂扬人类的创造性和坚韧性的同时对经济发展和效率系统的目标所在提出了质疑。该系统希望机器可以有人类般的智慧,但又希望人类可以像机器一样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