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极限

创造生命或者延长生命,意味着什么? 这一部分将探索人类生命与寿命的极限。其中包括设计师 Agatha Haines 创作的五件人类婴儿雕塑,每一个婴儿都带有手术实施的身体改造,可谓引人入胜、发人深省。

展示的作品来自:Agatha Haines、Zoe Papadopoulou 和 Anna Smajdor、Jaemin Paik、Julijonas Urbonas、James Auger 和 Jimmy Loizeau 以及组织培养和艺术计划(Oron Catts 和 Ionat Zurr)。 
 

《变形》

《变形》,2013 年
Agatha Haines


Agatha Haines 曾就读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互动设计专业,主要方向为人体设计。 

由她创作的《变形》展示了五件婴儿雕塑,每位婴儿的身体都通过手术进行了改造。每项改造都是为了帮助婴儿解决在未来可能会面临的问题,包括医疗、环境和社交能力等。父母究竟会为孩子付出多大的努力来帮助他们赢在起跑线上呢? 改变又应该被限制在怎样的范围之内?

《类生命无忧娃娃》,组织培养和艺术计划

《类生命无忧娃娃》,2000 年
组织培养和艺术计划

Oron Catts 和 Ionat Zurr


组织培养和艺术计划由艺术家 Oron Catts 和 Ionat Zurr 共同创建,他们在实验室环境中对活组织的使用问题进行了探索,并创建/培育了“类生命物体”。

《类生命无忧娃娃》是 2000 年在美术馆展览的首个利用活组织制作的雕塑。 

该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大人们送给孩子用于悄悄述说烦恼和忧虑的危地马拉无忧娃娃。《类生命无忧娃娃》由手工制作而成,使用的材料包括可降解聚合物和外科缝合线。这些娃娃体内种植了活细胞,会渐渐生长以取代聚合物。

《类生命无忧娃娃》既不属于存活状态,也不属于死亡状态,表达了对生命概念的一种质疑,即生命是由动物细胞组成,这些细胞是由维持生命的身体系统所维系的。

《如果大家都活到 150 岁》,Jaemin Paik, 2012 年

《如果大家都活到 150 岁》,2012 年
Jaemin Paik


您想活到 150 岁吗? 当前,有大量的研究小组正在钻研如何减缓甚至逆转人类的老化过程。Jaemin Paik 是一位韩国艺术家兼设计师,曾就读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互动设计专业。在该作品中,她对人类寿命延长所带来的后果进行了一番探索。

如果我们都活到 150 岁甚至更久,那我们的家庭生活会产生怎样的变化? 一个家庭中可能出现六世同堂的局面,兄弟姐妹间的年龄差距悬殊,传统的家庭模型将发生急剧的变化,甚至可能因为成员过多、负担过重而瓦解。《如果大家都活到 150 岁》构想了这一有趣的画面,并提出一些替代性家庭模型,重新定义社会结构以适应人类的日渐增长的寿命。例如,在未来世界中,婚姻并不是终身制的,相反,婚姻更像是一种建立在合同之上的承诺,有效期 30 年,双方可以续签或者解除合同,从而减轻终身情感关系给人们带来的压力。 

Nadine

Nadine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NTU) 媒体创新研究院 (IMI)


Nadine  是世界上最逼真的女性类人机器人之一。在新加坡制造的 Nadine 机器人以 Nadia Magnenat Thalman 教授为原型,其外貌和举止与人类极其相似。

Nadine 展现了当前人类在辅助科技研究领域所取得的先进成果,这些科技旨在造福那些具有特殊需求的人群。她可以陪伴和协助那些需要特殊照顾的人群。她可以为用户读书、展示图片、发起 Skype 聊天、发送电子邮件以及与用户的家人沟通。

该类人机器人的制作者是来自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媒体创新研究院的院长 Nadia Magnenat Thalmann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