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之宝

Treasures of exploration
18至19世纪,很多探险家在旅行途中看到了大自然的惊人奇观。和现在的人一样,他们不惜冒着生命的危险收集证据,以记录地球生命的丰富与多样。这些旅人跨越辽阔的大海和偏远的地段,在生物学、海洋学及地质学等领域取得发现,并带回有关新物种的第一手鲜活资料和影像。正是由于他们的努力,如今我们的收藏中才会包含来自全球每个大陆及每片大洋的样本。
Highlights 
南极木化石

南极木化石

碳化木
南极洲
石炭纪/三叠纪时期,距今约3.23亿至2.01亿年

这块木化石是Scott率领的Terra Nova团队在二次考察南极期间,在最后遭遇悲剧前采集而得。它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这是南极洲曾被森林覆盖的最早期证据之一,说明很久以前那里的气候比现在暖和得多。
帝企鹅幼崽皮

帝企鹅宝宝的皮肤

南极洲

 

人类研究的首批帝企鹅共有3只,这是其中之一。它是由Robert Falcon Scott的团队于1902年在乘坐 “Discovery” 号考察期间采集而得。该企鹅宝宝所处的发育阶段表明,帝企鹅产下企鹅蛋之时,正值南极洲处于暗沉酷寒的冬季。Scott原本计划在后续的“Terra Nov”航程,再找些企鹅蛋用于更深入的研究。

Southern Cassowary, UK

双垂鹤驼
英国
Walter Rothschild 深为双垂鹤驼着迷。这是一种在澳洲及新几内亚发现的,不会飞的大型鸟类。他在自己的家乡——赫特福德郡的特灵公园养了数只活的进行观察,并在它们死后,用剥制法制成标本。Rothschild当初以为,鸟身上不同颜色的标记代表诸多不同的物种,但现在我们知道,这类鸟总共只有3个物种。
HMS Challenger expedition

洞察深海
 

这些标本连同珊瑚、样本及载玻片一道,代表着人类对海洋进行的首次大型科学考察。1872年,“HMS Challenger”号从英国海岸出发,进行为期3.5年的环球航行。从南美洲到好望角,从南极洲到澳洲、斐济群岛乃至日本,这艘船曾来回穿梭于各个大洋之间。

这趟征程带回来的翔实证据,让人们对深海的认识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Microfossil Christmas card

微化石圣诞卡
这张卡由Arthur Earland(1866–1958年)用微化石精工细制而成,目的是向同事Edward Heron-Allen(1861–1943年)表达圣诞节的祝福。卡上文字的意思是“A.E. 于1912年圣诞”。他们两位都是伦敦自然博物馆的微体古生物学家,曾在长达25年的时间里共同合作,负责对有孔虫(小型单细胞生物)进行分析。相关有孔虫是由Scott率领的Terra Nova团队在南极考察期间采集而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