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无处不在


无论在最深的大海还是酷寒的极点,无论在最高的山脉还是炙热的沙漠,都有生命有机体在茁壮成长。过去37亿年来,生命已进化至能够进驻地球的每个角落。这种跨越基因、物种和栖息地的多样性,是一种真正的宝藏,并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不过,如今存留世上的生命体尽管种类繁多,却仍只占地球上曾经有过的生命的不到百分之一。通过研究那些已成为化石的动植物,我们得以回溯过去,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生命曾经历怎样的进化和演变。  

特色展品
古代巨鸟模型

渡渡鸟模型
  
 

人类入驻毛里求斯之后,渡渡鸟被推向灭绝。尽管这样的情形并非只发生在渡渡鸟身上,但它却成为最著名的因此而不复存在的鸟类。尽管如此,科学家从未找到过一只渡渡鸟的完整骨骼。这具模型是根据对其骨骼构造的现代认知制成,看上去比人们原先设想的要更加瘦削,体型也更加直挺。
剑齿虎

剑齿虎
美国
更新世时期,12,000年前

想象一下,天黑后如果遇到这种掠食者会如何。如果您生活在12,000年前的美洲,您很可能会遇到剑齿虎。剑齿虎拥有狮子般的体型和骇人的牙齿,它们会伏击大型食草哺乳动物,如北美野牛、巨型大地懒、骆驼、马,还可能有小猛犸象。斯剑虎在末次冰期结束时灭绝——它是少数几种可能会遇到人类的剑齿虎之一。

Silver chafer beetle, Central America

银色金龟子
中美洲

这只甲虫通过高度反光的鞘翅,来迷惑鸟类、爬行动物和猴子等捕食者。它们以为,那不过是中美洲潮湿云林中常见的巨大水珠,而不是可口的美食。发出金属色泽的是甲虫鞘翅的基层,上面覆有色素;基层上面尚有多层无色的薄翼, 从而构成类似光碟上的薄铝箔那样的光学效应。
Giant ground sloth

巨型地懒
  阿根廷
更新世,距今约1.2万年
捕食者想要扳倒一头巨型地懒绝非易事。它的皮比大象还要厚实,成年地懒体重可达约1500公斤。直至大概1.2万年以前,这些巨型哺乳类动物还生活在南美洲温带地区的开阔地带,并以植物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