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的子民”雕塑群

在新加坡,最愉快的事情之一是在新加坡河畔漫步。河畔地带,尤其是驳船码头和克拉码头,是新加坡历史上重要的贸易中心。就是在这里,商人们卸下船只,将香料、大米、咖啡、橡胶、锡以及许多其他商品搬上岸,来自中国和印度的早期移民也是在这里务工。要想理解新加坡历史,必须理解这条河,“河的子民”雕塑群可以帮你加深理解。

这些雕塑群由新加坡雕塑家张华昌(Chong Fah Cheong)创作,他是新加坡久负盛名的文化奖获得者,是这座城市许多公共艺术作品的创作者。每一组雕塑群都展示了新加坡早期沿岸居民、游客及工人简单纯朴的生活方式,为人们提供了一种可以更直观地了解新加坡历史的极好方式。历史名桥加文纳桥左边是“第一代”,五名裸体的男孩正兴奋地从桥上准备跃入水中,将如今新加坡再也难觅的一景永恒地定格于此。虽然现在不允许也不建议这样跳水,但它所展示的是新加坡河对于不同人群有着多么丰富的意义。它在此提醒人们,许多年前孩子们在卸货的贩船边嬉戏玩耍,熙熙攘攘的市场里萦绕着充满活力的年轻的开心叫喊声,这种情形在当时屡见不鲜。
“第一代”的右边是另一座雕塑《从钱币商人到金融家》,通过由传统放贷者向今日股票市场交易商的巨大转变折射新加坡金融业的起步与发展。钱币商人是泰米尔社区的一支,来自印度齐智纳德,在19世纪20年代大批移民到新加坡。历史上许多钱币商人都是传统的放贷者。在新加坡河畔,紧邻众多贸易公司的区域,他们成功地开创了放贷业务。巧的是,这座雕塑现在正好与亚太地区乃至世界上最大的金融机构处于同一个地方,正是这些机构使新加坡成为全球金融中心。
走向浮尔顿酒店(以前的从前是邮政总局)优雅的正面,寻找雕塑群的第三座雕塑——《河畔商人》。可以看到新加坡早期的著名商人亚历山大·劳里·约翰斯顿正与商人交谈的场景,不远处有一群华人苦力正在给牛车装麻袋。在历史悠久的浮尔顿酒店附近,《河畔商人》刻画了一位新加坡商人先驱——亚历山大·劳里·约翰斯顿。他站在商人中间,而隔着几步之遥,一群华人苦力正在给牛车装麻袋。约翰斯顿来自苏格兰,是早期新加坡商界的重要人物,也是商会创会会员之一。
若想更宏观地了解新加坡历史,不妨前去位于皇后坊的亚洲文明博物馆,就在河对面——或稍微走远一点去国家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