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钱纸钱

新加坡鲜为人知的宗教场所

新加坡一直都是人文、文化与传统的大熔炉。所以理所当然有各种宗教场所遍布于这个岛国。有些闻名于世,常有大批群众到访。有些则安隐于世俗之外。下面将介绍新加坡五个鲜为人知的宗教场所。
哈贾法蒂玛回教堂
哈贾法蒂玛回教堂位于历史胜地甘榜格南一区,特点为混合型建筑。这座回教堂位于旧城区中心,包纳了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圣像,独具一格地将欧式、中式和摩尔式设计融合在一起。通过其光塔及其朝向麦加的倾向人们很容易辨认出这座建成于1846年的回教堂。这座回教堂是由欧洲建筑师约翰·汤姆森(John Thomson)在哈贾法蒂玛(Hajjah Fatimah)的赞助下设计的,并以赞助人之名命名。不过光塔是由另一位不知名的建筑师建造的。1973年,该回教堂被列为国家历史文物。
苏拉路谒师所

苏拉路谒师所是一座位于新加坡中央商务区边缘的锡克庙。该庙为当地人及锡克教徒所熟知,锡克教徒每天都到此礼拜祈福。和新加坡其他的谒师所一样,苏拉路谒师所也向任何人提供免费食物甚至庇护。

庙所的一二楼设有圣坛。祷告者和游客先进入祷告厅,礼敬圣书。向募捐箱捐赠善款后,大多数人会静坐聆听祷告,之后到兰加尔斋餐厅进食。进入锡克庙的人均需赤足包头。

圣乔治教堂

登布西山的圣乔治教堂位于连绵丘陵之中,游客沿着主干道旁的小径往上走一会儿,即可进入绿荫掩映之下的另一个世界。 登布西山的圣乔治教堂位于连绵丘陵之中,游客沿着主干道旁的小径往上走一会儿,即可进入绿荫掩映之下的另一个世界。这座圣公会教堂在建筑师Edwin Lutyens的指导下建于1910年,许多建筑材料都是直接从英格兰进口的。

教堂在二战时曾被日军用作临时弹药库,躲过了被毁之劫,但其牧师却未能幸免于难。这位牧师将教堂的彩绘玻璃窗取了下来,免得破损被盗。但由于牧师不幸亡于二战,这些玻璃窗未能回归原位,最后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被新的彩绘玻璃窗取代。

Hakka Cemetery

应和馆纪念公墓是一座位于荷兰村时尚街区附近的客家氏族会馆。 会馆由新加坡第一批华人客家氏族于1887年创立,历经百余年风雨,依然屹立至今,保留着客家族人遗物。原址曾被英国政府收购,取名双龙山。1965年,在新加坡独立之时会馆重新回到了新加坡政府手中。

在新加坡独立后,公墓用地交回政府管理,但应和馆纪念祠堂一直保留至今。该处列有2700多块客家人墓碑,以及8位客家名人的大墓。

烧冥币
饿鬼节期间,你可能身处宗教场所而不知。饿鬼节始于每年8月,是为了安抚那些流连阳间的亡魂。人们在烧金桶中烧冥币给亡魂。新加坡各地都有这种烧金桶。有些烧金桶附近还有焚香、供奉食物。在饿鬼节时,这些小小的临时宗教场所也十分神圣。